当前位置:主页 > 星座频道 >

绿色森林重庆万州区:植“水中森林”护绿色发展

  江水慢慢攀上中山杉的根茎、枝桠、树冠……进入三峡水库蓄水期,万州区大周镇2万余株中山杉形成的“水中森林”,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游客。

  这片“水中森林”是万州区主导打造的三峡库区生态修复司法示范林。“去年来大周镇旅游的客流量达到了20万人次。”大周镇镇长周建红说,“万州区打造的生态修复司法示范林,提高了本地群众和游客的环保意识,也为大周镇旅游业发展注入了新看点。”

  一片林改善一地,助推一地发展,提高一地环保的故事在这里上演。

  走进三峡库区生态修复司法示范林,绿色森林江风宜人,水鸟翻飞。半浸在水中的中山杉随着江水轻轻摇曳,部分中山杉已经开始变色,在阳光下闪着柔和的金色、红褐色。

  这片林子从何而来,怎么运行,产生了怎样的效益?事情要从9年前说起。

  2011年12月6日,高级在万州区成立了三峡库区唯一的资源审判庭,集中审理万州区、忠县、梁平区、开州区、云阳县、奉节县、巫山县、巫溪县、城口县等三区六县的资源案件。管辖29491平方公里,差不多是两个的大小。

  因环资案件管辖大、延续时间长,几年下来,万州区越来越感到压力。

  “我们在环资审判中经常感到被当事人‘忽悠’。七八月份种树怎么能活呢?过了缓刑期,补植的树木就不用管理了吗?”万州区副院长冯纲坦言。

  为提高资源审判的效果,万州区积极探索包括生态修复责任、替代恢复补偿等在内的刑事制裁、民事赔偿、生态补偿有机衔接的修复责任方式,引导、鼓励被告人补栽树木或者缴纳生态修复费开展生态修复,同时计划打造一片生态修复司法示范林,真正发挥司法的引领示范作用。

  示范林种在哪里,种什么?2015年,冯纲和万州区资源庭副庭长王翔找到了万州区。当时的万州区正在为长江消落带的治理发愁。

  “水库、湖泊冬季蓄水,夏季泄洪,水位落差出的土地就形成了消落带。消落带治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,三峡库区的长江消落带有30米水位落差,一般植物在消落带上无法熬过蓄水期。没有植物,水土就会流失,引发地质灾害,污染水体。”原万州区林业科学研究所所长任凭说,“2009年我们引进了一种叫中山杉的树种。这种树耐水涝、耐盐碱,可以在完全浸没的情况下存活5个月,完美适应了长江消落带的治理特点。”

  为什么不将示范林建设与消落带治理联合在一起呢?几班人马一拍即合。

  大周镇铺垭村、五土村附近有500余亩的消落带,适合成片种植,成为万州区示范林的理想选址。

  2016年,在大周镇的支持下,万州区开始在铺垭村及五土村的消落带上栽种中山杉,打造三峡库区生态司法示范林,同时引进专业林木负责树苗引进、先行栽植、后期管护等。

  示范林的栽种经费由违法人自愿认捐、志愿者认养等方式筹集。违法人既可以自愿捐种,绿色森林缴纳树苗费、管理费用,也可以参加义务劳动。截至2020年9月,共有456名违法人自愿缴纳生态修复费302万余元,栽种中山杉2万余株,栽种250余亩。

  中山杉树形优美,吸引了众多游客。大周镇沿江沿林建起十里滨江长廊、日月广场、抚琴广场、生态产业园等旅游风景带,带动了当地百姓增收。富了腰包的当地人和往来游客也因这片林,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和长江消落带治理之中。

  2018年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彭蕾参观示范林后,出资30万元,栽种530余棵中山杉;2020年4月,5名市代表和大周镇及万州区在大周镇日月广场栽植中山杉568棵……司法引领示范作用在这里得到了深入的展示。

  69岁的何大爷没想到,老了老了,自己还差点进了。

  2018年农历八月,因为种植的豆子被野生动物偷吃,何大爷在地旁设置了3只猎套。两天后,两只“野鸡”被“捉拿归案”。

  何大爷将发现时已经死亡的“野鸡”带回了家,清理干净后挂在自家梁上。2019年8月,巫溪县发现后移送到原巫溪县森林侦查。经鉴定,这两只“野鸡”实际是国家二级野生动物——原鸡。

  “我以为是兔儿,没想到逮到它们,也不知道它们是国家动物。”何大爷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审判过程中,何大爷因家庭特别贫困,无法承担经济损失,愿意以巡山护林的劳务方式替代履行野生动物资源损失赔偿,承诺在巫溪县白鹿镇巡山护林588个工作时。

  “让我巡三天,我巡五天,让我巡五天,我巡七天。老了老了,我不能当个丑人()……”何大爷说。

  何大爷所在的白鹿镇香树村,海拔1000多米,往往下山就要走近1个小时。经过这件事,何大爷经常天一亮就带着水和方便面进山,一走就是一天,巡山护林过程中遇到非法捕猎和砍伐的,就主动以身说法。

  在环资案件中,像何大爷一样的违法行为人并不在少数。

  万州区做了一个统计。2017年以来,该院审理非法采伐等森林资源犯罪案143件193人。其中,有182名被告人为本地农民,占全部被告人人数的94.3%。

  为什么本地农民会成为环资案件犯罪的主要人群?

  重庆“大山区、大农村”的特点显著,多数被告人文化程度不高,法律意识淡薄,他们不知道砍伐自家自留地、自留山内的树木,从自己长大的山里河里抓个鸟、捕个鱼也可能违法犯罪。且多数被告人地处偏远山村,经济条件不佳,存在“靠山吃山”的观念,在经济利益驱动下,也会大肆砍伐林木出售、毁林采矿、毁林种植经济作物等。

  不、经济条件的,成为环资审判的伤痛。针对违法人,万州区鼓励他们通过就地补植、异地补植、增殖放流、参加义务劳动等方式修复生态,成为山水林木守护者。

  但如何从深层次上解决这些问题,让绿水青山真正变成金山银山,万州区悄悄想着办法。

  今年11月初,万州区、万州区、万州区大周镇联合制定了《关于共建长江三峡库区消落带“生态修复+乡村振兴”司法实践的意见》。

  意见,三家单位共同探索“产业生态化,生态产业化”径,在长江上游三峡库区消落带万州区大周镇岸线上,打造生态修复与乡村振兴战略深度融合的司法实践。

  依托示范林发挥警示、修复生态、宣传教育作用;大周镇依托示范林打造旅游风景带;万州区积极做好中山杉种植工作。三家将协同完善长江三峡库区生态修复司法示范林,建立林业管护监测站、鸟类观测站,建设资源审判巡回法庭——大周法庭,同时,成立长江三峡库区生态修复司法教育馆,通过多种形式集中展示资源司法,开展宣教活动,增强对的环保科普和自然教育。

  “村民经济条件改善了,便不会冒险非法猎捕和砍伐野生动植物,才会投入生态修复和的大局中来,真正守好山、治好水、育好林、管好田、净好湖。”王翔说。

  环资审判不仅要让公平得以彰显,更要斩断环资违法犯罪的根源,增强环保宣传教育,让环保深入。

  万州区最开始种植中山杉的大周镇铺垭村,如今已从区级贫困村变成了网红打卡处。十里长廊边,滨江小筑的老板娘告诉记者,自家经营的民宿现在一年收入能达到30万元。但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
  11月9日,第二中级与奉节县签订合作协议,打造夔门石漠化治理司法示范,助推三峡库区旅游提档升级。越来越多的意识到,只有将生态环保融入当地党委治理大格局,的同时助推当地发展,才能实现环资审判的最佳效果。

  相信随着环资审判工作的不断深化,下一个大周就在不远的上。(本报记者 沈圆圆 刘洋)

  以“案-件比”质量考核为核心 推动新时代检察工作科学发展最高检创造性提出构建以“案-件比”为核心的案件质量评价体系,为我们更新司念,加强案件质量管理,提高履职办案能力,满足群众司法新需求,打开了新思,绿色森林开拓了新途径,提供了新,具有重大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。【详细】

  :乡村推动基层治理 助力绿色新发展“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,没资格继承老人遗产”“邻居要建新,多占了我家的地儿”两位村居法律顾问一一耐心解答。近日,在司法部组织的“乡村建设基层行”活动中,记者了解到,通过打造“法律门诊”等服务品牌,护航地区绿色发展,市乡村建设正在有力前行。【详细】

原文标题:绿色森林重庆万州区:植“水中森林”护绿色发展 网址:http://www.falanchang.cn/xingzuopindao/2020/1228/31170.html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最新文章

  • 厦门新东方烹饪学校
  • 无可取代SHE_手_乐库频道_酷狗网
  • 星座频道3月底,散尽,情火交融,3星座再掏,与爱人共
  • 怎样用水养花 详解水养花的注意事项

关注我们

微信公众号